首 页|环球资讯|军事天地|战略观察|群英论见|历史长河|社会民生|博览|图 库|博 客|社 区|论 坛|读书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战略社区 >> 军事笑着说 >> 正文

美只剩一条路可走:加入中国一带一路

2017-04-07 10:44  来源:中华网社区 人参与 条评论  字号:T | T

  习主席即将开启访美之行。说实话,中美双方这么快就实现元首访问,速度应该是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。

  很多人期望,通过这次对话,可以对中美两国摆脱“自伤性竞争”,实现良性竞争与合作抱着乐观态度。毕竟,自特朗普上台以来,全世界都对潜在的贸易摩擦、贸易保护等抱有担忧。

  如何评价特朗普及其团队成员的贸易保护主义言论?

  其实,只要认真系统阅读了特朗普的经历、着作、演讲等等,而不是只盯着片言只语,就能够明白,作为一个生意遍布全球多个国家的商人,特朗普对全球化利益的感受远比专业政客深刻;他反的是不可持续的现行全球化模式,而不是全球化本身。

  毕竟,美国财政和贸易的“孪生赤字”如此巨大,而且还在继续快速膨胀,这种经济模式、这种全球化模式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永久延续下去的;动大手术改革调整,势在必行。

  毛主席说过,大国关系,要好看,更要好吃。经贸,正是让中美关系分外“好吃”的那一部分。

  一年数千亿美元的贸易,与日俱增的双向投资,对华经贸直接带来的数以百万计就业, “中国制造”对抑制美国通货膨胀的不可替代的作用……生意遍布全球多国、在中国一次性申请了50多个商标注册的特朗普,怎么可能看不到这些?

  更何况,特朗普希望重建美国经济,特别是重建美国实体经济,但他面临的外部经济环境,则是世界经济已步入长周期萧条阶段,而且还会延续相当一段时期;如果与中国全面“对抗”,只会使他的目标全盘落空。

  同时,今年以来的一系列对华不利贸易争端裁决,目前看,还不能算到特朗普政府头上——虽然毫无疑问,中国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最大受害国。

  据商务部统计,2016年全年,美国对华发起反倾销调查11起,反补贴调查9起,合计发起贸易救济调查20起,发起调查案件数量比上年猛增81.1%;涉案金额37亿美元,同比增长131%。前些日子,美国商务部还对中国不锈钢板材反倾销和反补贴“双反”调查作出终裁,最终裁定的税率之高,堪称“变态”。

  但需要明确的是,这些争端都是奥巴马政府执政时期发起的,每项贸易争端从发起到裁决通常要一两年,所以,能够算到特朗普政府头上的对华贸易争端,还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出现。

  此外,尽管从竞选以来,围绕对华经贸,特朗普发表了一系列刺激性言论,但这些言论其实并不比当年的克林顿刺激多少,而克林顿也在就任总统后极大推进了对华经贸关系。

  不要忘了,多年前特朗普就出过一本书,名曰《交易的艺术》其中宣扬的一项“艺术”,就是在谈判中“先声夺人”,甚至“越耸人听闻越好”,以求抢占谈判主动权。对他这类“语言艺术”,其实不必一惊一乍,可以冷静观察分析。

  美国时间3月31日,特朗普签署两份总统令,要求有关部门查明美国巨额贸易逆差根源,并计划向对象国的“不公平贸易”征收惩罚性关税。同日,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年度贸易壁垒报告,批评中国的产能过剩、大量出口“扭曲全球市场”。这几条消息,在舆论界引发一阵骚动。

  但事实上,中国抢了美国的饭碗和工作、大量逆差让美国吃亏等说法,本身就站不住脚。

  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史蒂芬·罗奇研究显示,美国与101个国家之间都存在贸易逆差。更有研究发现,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中,大约40%是由在华经营的美国公司创造的,另有20%是其他在华经营的外资公司创造的。

  即便是出口创汇的外贸行业,中国企业的产品利润中,也有相当一部分被美国企业拿走了。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2016年10月发布的中国商业环境调查报告显示,90%的美资企业在中国实现了盈利。

  同样不能忽视的是,发布上述消息时,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、商务部长罗斯都坚称,新行政命令将解决美国对华贸易赤字问题,但“不是针对中国”。

  这表明,美方虽然在习主席到访前夕咋呼得厉害,其实也希望对华关系“斗而不破”。

  其实,特朗普的主张,本质上是一个帝国在过度扩张之后,主动收缩以求固本培元、夯实基础。他是在以咄咄逼人的进攻性战术,开展战略性退缩;也正因为他的根本目标是重振美国实体经济,夯实美国经济基础,所以,他上台给中国经贸带来的不仅仅是争端风险上升的不确定性,更有广大的潜在商业空间。

  退一步说,即使中美发生大规模经济争端,岛叔也并不十分担心其杀伤力。这是因为,以中国经济当前的体量和江湖地位,中国经济的目标,已经从此前单纯的“赶超”转向兼顾“防范被赶超”。

  换句话说,如果发生无可挽回的国际性的、世界性的经济贸易下滑,我们不必徒劳地追求本国增长率与自己的历史纪录纵向比较,只要能够保证自己的增长实绩,与别国、特别是主要竞争对手横向比较相对较好,我们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地位就会上升、所占份额就会扩大,就仍然有利于我们“防范被赶超”。

  这就意味着,我们不用追求自身经济的绝对增长,只要追求经济的相对增长便可从竞争中获胜。

  次贷危机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。上次次贷危机,显着提升了中国经济贸易在全世界的份额:2007年,中国实际GDP占全世界10.8%;到2015年,中国实际GDP已占全世界17.3%。虽然近两年全球贸易下滑、中国经济减速,但中国贸易占全球份额依然在提升。

  之所以主张中美两国摆脱“自伤性竞争”、实现良性竞争与合作,是因为这是两国避免两败俱伤、第三国渔翁得利的最优选择,也符合特朗普的理念。

  先来说一下“自伤性竞争”这个概念。“自伤性竞争”指的是,相互竞争的大国领导层,虽然明知某些政策措施会从根本上损害本国利益,但为了在国际政治斗争中占据某种“道义制高点”,而竞相采取这类政策措施,最终导致所有大国都骑虎难下。

  从这几个月中美两国和国际环境发展变化来看,中美共同摆脱“自伤性竞争”困局的希望正在上升。

  从美国国内看,特朗普在就职后的首次国会演讲中就提出,未来十年内基础设施投资规模达到一万亿美元。这一万亿美元会凭空掉进政府的账户吗?显然不能。根据美国交通部数据,仅地表交通基建投资缺口就达9000亿美元,而这还不是特朗普基建计划的全部。

  在庞大的资金缺口面前,特朗普的基建计划很可能落空。一旦落空,这将是特朗普个人的重大挫败,也会变成特朗普开给选民的空头支票。让选民空欢喜的后果是什么?不言而喻。

  那么,一万亿美元从哪来?其实,在奥巴马执政时期,政府就已努力吸引中国在内的外国投资参与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。而在基础设施建设上,相比于美国,中国在资本、技术和经验上都更胜一筹。根据中国统计局数据,中国在2016年的前十个月,基础设施投资就已达1.4万亿美元。什么概念?中国10个月就完成了特朗普10年的基建目标。

  另外,2015年中美双边贸易投资,也为美国创造了约260万个就业岗位,帮助每个美国家庭平均减少850美元开支。显而易见,中国投资和基建经验对美国来说至关重要。

  鉴于此,岛叔倒是建议美国考虑加入中国倡导的“一带一路”。理由其一,加入“一带一路”,美国可吸引来自中国的投资;二来,“一带一路”沿线有众多国家资源,美国完全可以借“一带一路”引入沿线国家投资、开拓新市场。

  太平洋足够宽广,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。在对内大搞“身份政治”、对外战略以价值观划线的奥巴马时代,习主席访美时提出的这一良好意愿只能停留在纸上。如今,面对现实,特朗普也该擦亮眼睛,择其益者而从之。

  毕竟,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,两国人口总和占世界人口近1/4,两国经济总量约占世界1/3,双边贸易额占世界1/5;中美的合作关系如果稳定健康,对全球都是福祉。

  对特朗普政府来说,面对“不冲突,不对抗”的中国,合作共赢才是上策。

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(点击查看)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